中国式善意为何会伤人?

前一阵子,林志玲受邀参加小S和康永哥的新综艺《真相吧花花万物》,谈到恋爱这一话题时,我开始有点心疼林志玲。刚开始小S问起了林志玲和言承旭的复合传说,林志玲当场表明自身单身。随后小S问“你有没期待再找一个”,林志玲表示期待着。

话题到这里差不多结束了,而此时康永哥插了一句:为何是她再找一个,而不是其他人找她?于是几个嘉宾就“台湾第一名模林志玲为何是单身”的话题,一句两句地讨论了起来。

中国式善意为何会伤人?

小S开始用一贯心直口快的语气追问:

对呀,你都没好好检讨一下自身吗?明明你是第一名模,为何还要去找男孩而不是男孩找你?

林志玲听完后认真地小声承认:“有,我有检讨,我感觉问题可能是出目前我一个人身上。”从表情上看,她是真的有在自责。或许是想安慰林志玲,或许是不习惯这种直接揭穿式的提问,李诞开始在旁边打圆场:“你没问题。”

小S于是立马追问了李诞一句:“你知晓她的问题出在哪吗?”在李诞第三表示“没问题”之后,她问起了全场的观众:

“大伙感觉太完美对男士是否有重压呢?”

镜头扫过,其中有一个美女观众点了点头,林志玲面露尴尬,这个追问也就告一段落了。

小S提问中携带揭穿和质问,在视频里面可以理解成是节目成效和个人风格,但现实日常,如此令人尴尬的画面并不少见,一般带有这几个环节:知晓他们的问题和痛处,并直接点出来;用论证的方法,让他们承认我们的问题;拿正确的道理点醒他们,让他们幡然醒悟……

做这些事情的人,往往会感觉自身是他们的救世主,让他们直面“真相”和“问题”,想帮他们去解决。但此时被揭穿和质问的那个人,往往很不愉快,甚至会愈加难过痛苦。

如此的好心人,让人忍不住敬而远之。

“我是为你好才说你的”,你身边是不是也救世主泛滥?

看到小S这个视频,我突然想起了上个月回家时遇到的事。

结婚5年的远房表姐在丈夫的一次深夜家暴之后,毅然决然地决定净身出户,离结婚以后搬回了娘家。我妈说我读心理学比较懂(其实并不知道),非得让我过去劝一下。尽管害怕打扰人家,但母命难违,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了。

结果一进门,我就看到几位阿姨姐姐们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,一人一句地开始劝慰,不时就有人开始叹气,场面十分严肃,言语也一针见血:唉,你就是性格太要强了,当初不该找个一样要强的;可怜了两个孩子,那样小就没完整的家庭,如果能忍一忍就好了;对对对,我之前也是和你姨丈吵翻了,忍过那段时间就好了;

我早就告诉你过,婚姻不可以任性就是不听,要找踏实一点的……每一个人都在发自肺腑地解析和劝说,恨不得自身能替她对抗目前的困难。表姐人坐在那儿却面无表情,在刚刚离婚还没恢复心情的状况下,这些揭穿和指责可能会让她愈加烦心。

遗憾的是,如此容易暴力的交流沟通方法,一直存在于大家的日常。

过年期间,我就曾遇到过各种阿姨发自内心的劝婚:前几年干吗去了,目前要抓紧了;你就是太挑才那样难找对象;那哪个哪个哪个很好,你为何不和他走到最后……在他们的内心常常有一种声音:我需要素醒你,你才不会误入歧途,才能被挽救。这本质上是一种过度自恋的想法,觉得自身能充当其他人的救世主,想通过影响和挽救其他人,来获得自我价值感。

这种自恋越严峻的人,越会选择用最“高效直接”的方法来挽救其他人:

揭穿问题所在、跟你说错在什么地方、提供解决方法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忽略了他们的感受,好心地做了非常多让人不适的事情。

救世主式的好心,为什么总能戳痛其他人?

过度自恋的好心,就像是一个刺眼的光芒,除去当众让人尴尬,还会戳到他们的痛点,让人愈加自责或更觉无力。

昨天聊到这个话题时,碗仔推荐了一个最近比较心塞的事情。

上周她在公交车上一个不留心手机被偷了,在发现的第一时间,她急忙回家向室友借了个手机,冻结所有些账户,风风火火地去警察局报案录口供。从警察局出来后,她又讯速去营业厅买了一张新的号码卡,跑了几个银行,赶在人家关门前,把所有些账户解冻并且换了新的手机号,赶得连中午饭都没吃好。

走出最后一家银行时已经5点多了,她快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备一下。但电话那头却是母亲的一盆冷水:我早告诉你过,公交车上那样多人,手机要小心;你从小就如此粗枝大叶,不改不可以的……

碗仔聊到这里叹了一口气:我妈真的太懂我了,她说的都无比正确,但在那个时候我真的非常不喜欢听到如此的话。由于我内心已经自责了一千万遍了,也后悔了一千万遍,如此的话对我来讲,就是在其他人的口中第三一定了我们的错误,感觉非常糟糕。

除去让人愈加自我攻击以外,过于自恋地给出建议,不见得有帮。

之前看过一集《极品说》,27岁清华博士梁值在毕业前夕,对于自身应该做什么工作表示迷茫。结果遭到了高晓松的炮轰:

我感觉你没拿出一个大名校生胸怀天下(的感觉)。名校毕业是干什么?不是给你找工用途的。名校培养你是为了让国家相信真理,这才是一个名校生的风范。

你一没胸怀天下,二没改造国家的欲望,而是过来问大家该找个哪种工作,你感觉你愧不愧对清华十年的教育……清华今天的校风,这跟技校没什么不同。

高晓松的话,颇有苦口婆心点醒梁值之意,我也很认同,但在如此高压和现实的社会并不适用。

目前的毕业生并不是无心顾及社会,只是每一个人心口都压着一座经济的大山。

读了20多年书,是否买得起房、结得起婚、看得起病、生得起孩子与学历工作息息有关,对工作的选择慎重而焦灼可能是非常自私,但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源于好心但过于自恋地拿源于己觉得正确的道理,想以此点醒其他人的生活。结果对于大多数毕业生而言用处不大,反而会感觉自身没志气,只能苟且生活下去,增加内心的无力感。

对其他人最大的善意,是克制我们的过度自恋

健康的自恋是感觉自身有价值,值得被爱,尊重自身和其他人的需要。过度自恋则会强调或夸大我们的价值和判断,否认他人的需要,不小心做了让人不舒服的事情。

那到底用哪种方法,才能让好心以准确的方法传达到他们的心中呢?两年前的夏季,我和那时候的男朋友分手,当天我和多年好友兼室友说了这件事情,忍不住崩溃了。在分手之前她有提醒过我甚至劝我离开,所以在当时我已经做好被教育的筹备:我早提醒过你……你应该……你如此想太悲观了……你性格可能太倔了才会……但她没说过一句如此的话。

那段天天不知晓在干什么的浑噩日子,她天天吃完晚饭后就会回家陪我,或是切一盘水果来我房间找我,和我聊她工作上的事情,或是约我出去走走,聊一聊家里的事情,但从来不主动提起我失恋这件事。

甚至在我主动提起时不断安慰我,你没错,你们都没错,让我的悲伤能不被批判地发泄出来,给了我最大的舒缓空间。

在当时,我已经把所有些牛角尖都钻过一遍,所有应该的不应该的,都想了不下几百遍,怪自身讨厌自身。此时任何一个其他人的揭穿都在提醒着“你不好”这个事实,让人愈加自责和崩溃。

那时候朋友在生活和精神上伴随,在戳心的事情上退出,让当时的我感觉很贴心和感激。

只有克制我们的过度自恋,克制自身在其他人生活中发挥要紧用途的想法,克制自身想拯救其他人的冲动,才能在他们需要的时候,不是容易暴力地给源于己觉得对的建议和结论,而是真正感受到他们的需要。

只有如此,大家的好心,才能真正地温暖他们,被他们所需要。

生活已然千疮百孔,无须揭穿添扰

林志玲知晓多年单身其中有我们的问题;脱发的人知晓高压工作会有害健康;分手的人知晓两个人走不下去自身也有起因;丢手机的人知晓自身太粗心了;熬夜的人知晓可能会有猝死的可能……除去专业建议,平时的中那些过于自恋的想要素醒其他人的话,不过是他们脑子里循环过非常多遍的自我攻击罢了。

在每一个人情绪不安时,所谓的点醒,就是揭开伤疤。

每一个有能力为自身负责的成年人,有权利选择我们的伤口在哪个时间被揭开,用哪种方法去愈合。

大家的好心,可以在克制中发挥更好的用途。

心理健康咨询师周小宽老师曾说:当自我被接纳时,大家才能停止自我攻击,不被“我非常糟糕”的恐惧所困住,才有改变和走出来的可能性。有句话说,生活需要揭穿。我觉得这是专业服务者做的事情,职业专栏和咨询解决职业迷茫,心理健康咨询和科普帮探索情绪的真相。

而大家作为他们的身边人,感受他们的情感需要,给他们一个接纳空间,让他们的负面情绪能被看见和流动出来,这就够了。

好攻略当然要分享

请问您想送礼物给谁